江苏印刷价格联盟

茅卫东:字若星辰,孩子们的识字伙伴,成年人的童年回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知名阅读推广人、红泥巴读书俱乐部创始人阿甲在给嵊州吕群芳老师的新著作序时开篇即说:

收到群芳老师发来的《字若星辰》的书稿,我赶紧先打印出来,然后再细细拜读,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文字是不适合在电脑上快速游览的。而且,这样一本很敬重地、也很优雅地谈论文字的书,似乎只有印在纸上时才更有感觉。

我没有阿甲老师那样郑重其事哈。

好像是一年前,吕老师说她想出一本给孩子们讲汉字的书,并发了几篇样章过来,我就是在电脑上游览了一下,随即推荐给了出版社的一位朋友,并介绍他们相互认识。

前阵子,我在广东的时候,吕老师说书已经出版,快递给我了。回绍兴后,赶紧取来《字若星辰—— 最受小学生欢迎的99堂汉字课》,居然是彩印,定价69元,乖乖,这是一个颇为讲究的小学语文老师。

看了几篇,真心叹服:篇与篇,关联巧妙,勾着读者往下看;每一篇,娓娓道来,对孩子们的尊重、对大自然的敬畏、对亲朋好友的温情,就这样不疾不徐充满了字里行间;每一篇,既是一个汉字的演变史,又是相关的诗、文、词、曲及古今中外作者们的跨时空聚会,也是吕老师的一段童年故事、一篇教育随笔。

这样的文字,如绍兴的家酿米酒,甘甜温和又不乏力道,需要慢慢品味,不宜一饮而尽。

从广东回绍兴不久,我又去了江苏兴化,于是把《字若星辰》带在身边,候车室、列车上,大巴时,宾馆里,不时拿出来读上两篇。

越读越觉得,这本书不单单是写给孩子们的汉字随笔,它也是写给成年人的童年回忆啊。

看,《5古:口口相传中的久远时代》:

已经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了,北风在窗外呼呼地叫着,雪粒子儿打在窗玻璃上沙沙作响。妈妈一边给我掖紧深红色的被子,一边说:“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妈妈,我睡不着,给我讲个故事吧!”妈妈只好从柜子里拿出织了一半的毛衣,边织边开始讲故事了。可毛衣的花样太复杂了,妈妈得不停地数着针数,于是,故事就成了这个样子:“很久很久以前啊……一针上,两针下……有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一针下,两针上……山上有一棵大树……”

看,《22霜:下雪前的彩排》:

经霜后的乌油菜蔫呼呼的,但入沸水一烫,立刻出落得苍翠鲜嫩,配上滑溜溜的年糕片,一青一白,真是好看。霜打的柿子则变得软乎乎的,入口即化,甘甜冰爽。有晨霜的日子,天气总是晴朗的,大家就趁着好阳光,挂柿饼,晒萝卜条,晾番薯干,村子里弥漫着果蔬的清香。


看,《41火:人间有它便温暖》:

小时候,一到冬天特别喜欢去灶前烧火。擦亮火柴,点燃柴禾,红红的火苗像一朵跳动的花儿,照亮了灶膛,也照亮了摊在膝盖上的识字课本。

看,《89鲁:鱼儿养在水池里》

小时侯,很喜欢吃鲜鱼。可那时的区食品站每个月只供应二次鲜鱼。我和姐姐一大早拎着小竹蓝兴冲冲地赶去排队,买回的却往往是满篮子的“失望”。因此,红艳艳,香喷喷,撒着葱花儿的油煎鱼块总是在童年的梦里诱惑着我。有一年春天雨水特别多,山塘水库开闸放水,水库的鱼有些被大水冲到村后的小溪里来,有的鱼在跌下山崖的时候,受了伤,还昏头昏脑地跳到浅滩上来,我们居然捡到了几条浑身沾满了雪白花瓣的“梨花鱼”,将它们养在水缸里。

看,《94宾:家里来了贵客》:

小时候,常看见村子里的老婆婆出门做客前,除了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外,还会费心准备一点礼物,装在描画了花枝的提篮里,盖上一方大大的手帕,虽然这礼物显得那么轻,那么少,无非是十来个滚圆的鸡蛋配一束挂面或是三两串粽子加几个桃子,若是一纸包红糖加两筒月饼,那是很体面的礼物了。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特别是乡下人,童年时期都没有富裕的物质条件,但那时,母亲是会给孩子讲故事的,父亲难得外出的,家里是有兄弟姐妹的,兄弟姐妹们可以到山间田头河边玩耍的,远亲近邻也是经常走动的。所以,吕老师的童年是香喷喷、红艳艳、软绵绵、甜丝丝的。她的文字,有童年的底色。

相信许多那个时代的过来人,都会有一份相似的回忆。只是人到中年,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让很多人无暇回味。

这份存留于心头的美好回忆,应该被被唤醒了,不只是为自己,更是为了孩子们。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都是网络原住民,生下来就熟悉鼠标、键盘和触摸屏,最爱的也鼠标、键盘和触摸屏。他们习惯于借助电子设备进入网络环境、进行网络交往,很多人却不喜欢直接身处于自然环境,不擅长和别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与接触。

于是有些担心,那些习惯于盯着屏幕进行即时互动、反馈的孩子,会有耐心去了解汉字的起源与演变、去关心一位陌生老师的童年往事吗?特别是在钢筋水泥丛林长大的孩子,他们脚下是硬化的路面、夜晚是霓虹闪烁不见漆黑 ,他们对田野、对星辰、对山川还会有新奇,还愿意冒险吗?

我的这个担心是有依据的。

去年暑假里,组织了两期教师研修班,地点在朝阳义塾,坐落于浦东新区南边农村、一所以日语教学为重点的小而美的学校,校长孙源源,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人。

孙源源:让孩子像杂草一样野蛮生长

朝阳义塾有好几亩菜园,有研修学员忍不住偷偷进去摘蕃茄、黄瓜、茄子,味道真心不错,我作证。

学校嘛,最好是有山有水,实在不行,有这样几亩地也好,给学生一个亲近自然的机会。

孙源源对我说,他看中这块地方,保留这些菜园,也是像我这样想的。学生上课之余,可以到地里种点什么,平时锄锄草,浇浇水,施施肥什么的,想想都美。

结果真是想得美。

学生对校园里的狗啊猫啊很有兴趣,有空就与它们玩在一起。学校还养了两只羊,学生嫌味重,不愿意过去。至于种地,那是一点兴趣木有。

很早以前,在龙应台还是哪位作家的文章中读到一段话,大概意思是,作者开车带孩子们去海边。在车上,孩子们一人一个Apad玩得不亦乐乎。到了海边,坐在海滩上,依然是一人一个Apad玩得不亦乐乎。大人说,孩子们,那是大海哦!孩子们抬起头,看一眼,“哦”了一声,继续埋头奋战。

不能怪孩子们!

是父母把孩子们交给了电视、电脑和手机,不是为了让孩子学知识,长学问,而是为了让自己轻松。

有的年轻父母,家就在学校对面,却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住校,因为他们自己“没玩够”,觉得带孩子太累了。

当然,确实也有很多父母工作太忙,顾不上孩子。他们想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物质条件,却不知道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父母充足的陪伴。

许多孩子与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有足够的相处时间,从1981年开始的计划生育政策又让绝大多数家庭的孩子没有了兄弟姐妹,可怜的孩子们,他们从哪里感知人与人的关爱?

都说现在熊孩子太多。一般认为,熊孩子都是被父母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惯出来的。但我以为,或许还可以换个思维,熊孩子的出现,是因为他们的家人不想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太累着自己,花点钱让孩子开心,自己就省心啊;允许他的破坏性举动,自己就不必约束孩子了。

一代更比一代懒,自然就是一代更比一代残,残缺、残忍,残废!

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猛推孕妇只为了验证她会不会流产的熊孩子被揍得鼻青脸肿,14岁的姐姐晚上玩手机担心被告发残忍杀害亲弟弟终成被告……今天你在陪伴孩子的事情上为了省心省力而偷懒,明天你和你的熊孩子就可能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怎么办才好?

现在不能和孩子一起数星星了,但一起观看科普片、科幻片还是可以的;工作很忙很累,不能每天陪孩子但每周抽出时间和孩子一起摸爬滚打还是应该的;虽然有许多优秀的绘本、动漫适合孩子们独立阅读,但你可能更需要与孩子共读这本《字若星辰》,一起查资料,一起读故事,一起动手编出第一百课、第一百零一课……在这个过程中,给孩子讲讲你的童年故事、家族往事。

你的全身心陪伴,会让孩子具有充分的安全感;你的积极引领,会帮助孩子获得极大成就感。你的孩子会因此拥有温暖的、彩色的记忆,这份童年的底色,会是他日后应对各种成长冲突的基础。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