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印刷价格联盟

深入报道丨广州数字印刷市场区域扫描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 ▌李文燕 《数字印刷》


广州素有“千年商埠”之称,从古至今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其凭借连接穗港澳走廊中段和珠三角中心点的地缘优势,拥有商业网点多、行业齐全、辐射面广、信息灵、流通渠道通顺等优势。凭借活跃的外向型经济、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强劲的市场需求和强大的产业配套能力,广州印刷业率先全国快速崛起,无论是技术应用水平还是市场规模均处于领先地位。广州作为全国传统印刷的领跑者,身处其中的数字印刷业也不可避免地被带动发展。


与其他地区走访经历不同,在广州的走访过程中我们鲜少耳闻“经济环境差、企业运营艰难”的论调,与之相反,许多企业对数字印刷未来的发展均持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对当下的市场仍充满期待。一位企业经营者透露,“尽管数字印刷市场的价格在下降,但市场需求量在不断上升,所以数字印刷仍大有可为。”据另一位企业经营者估算,“广州数字印刷的印量是其他省会城市的2~3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在危机与机遇并存的状态下,广州数字印刷人更多地是满怀希望,探寻适合当下市场环境的经营模式。

不同企业发展渐分层,

业务领域逐步细化

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数字印刷概念兴起之时,广州即出现了以天意为代表的国内最早的一批数字印刷企业。而与其他地区第一代数字印刷企业的出身相似,另有一些企业以建筑图文输出起步,后又逐渐过渡到数字印刷领域。同时,因广州是图文办公产业的发祥地,亦是全国最大的办公设备及耗材集散地,早期OA设备供应商、代理商也纷纷加入图文快印这一领域,广州大洋数码快印有限公司即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在领航者开辟一番新机遇之时,越来越多的跟随者闻声而来,加之国家政策、市场环境的推动,广州数字印刷业很快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部分前期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数字印刷企业乘胜追击,一方面大举引入高端数字印刷设备,另一方面持续连锁扩张。另有一些以快印门店为主要经营形式的数字印刷企业,因业务范围较窄、设备性能发挥水平较低等原因,彼此经营模式较为雷同,未能形成规模化或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长此以往,广州数字印刷企业逐渐呈现分层发展的态势,企业间实力差距拉大,甚至出现两极分化。其中第一梯队的数字印刷企业,包括拥有30多家直营连锁店、实现跨区连锁服务的天意有福,拥有20余家门店的大洋图文,积极打造数字印刷工厂的广州广森数码印刷公司。


在广东省乃至全国数字印刷市场范围均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值得一提的是,这3家企业的业务侧重各不相同,天意有福以商业快印、个性化影像业务著称;大洋图文在工程图文领域占据着绝对的市场份额;而广森数码以商业印刷为主营业务的同时,在菜谱等细分领域一直深耕细作。在走访过程中,有受访人表示,在全国数字印刷市场中,广州是业务领域细分最为明确的市场。除第一梯队的3家数字印刷企业外,亦有一些数字印刷企业表现出极大的发展潜力,如广州汇腾图文中心已铺设10余家门店,广州美晶图文快印中心也已开设5家门店,这些数字印刷企业近几年均成长迅速。

不断创新商业模式,

践行企业合理发展路径

在2009年第一次走访广州数字印刷企业时,很多企业表示在当时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最大的困惑在于商业模式的探索与创新。而这一次走访之时,全国数字印刷市场竞争态势更为严峻,广州地区更是如此。然而,也许是因为广州数字印刷人有着敢为人先的勇气和魄力;也许是白热化的竞争态势倒逼企业提升创新动力,我们欣喜地看到,一些数字印刷企业在拓展经营业务的同时,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已初见成效,或是正在探索着适合新环境的企业发展路径。


其中,最引业内人士瞩目的当属2015年1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的有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意有福),这一动作使其成为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数字印刷服务商,被誉为新三板数字印刷第一股。天意有福董事长姚宏兵也曾谈道,“在入行数字印刷20多年的历程中,其共经历了印刷行业四次革命性的变化,第一次是用桌面系统代替电分系统;第二次是计算机直接出版代替菲林制版;第三次是用数字印刷代替制版印刷;第四次变化正在发生,即用互联网云印刷整合印刷产业链。”这一变革经历,从侧面映射出数字印刷的演进历程及未来重要的发展趋势。


另有业内人士解读天意有福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后将对其产生的影响,认为其可借助资本市场的平台资源,拓宽融资渠道、完善公司资本构成、引导公司规范运营,还可以稳定地吸引优秀人才,提升企业社会形象等。天意有福通过登陆资本市场,完成企业从“加工制造业”向“服务制造业”的转型,这对于具有上市意愿的数字印刷企业而言,或许是一条可供参考的发展路径。


走资本道路的数字印刷企业仍属少数,更多的企业是在探寻适合当下市场环境并能发挥企业自身优势的商业模式。本次广州走访的几个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中,均不约而同地提到构建“数字印刷工厂”的构想。这里所说的“数字印刷工厂”,并不是以往所说的“前店后厂”模式,而是打造真正的数字印刷生产基地,通过与其他快印门店合作,汇集门店的订单进行集中生产。 


其中,广森数码于2014年11月引入惠普Indigo 10000数字印刷机,并有意识地缩减门店数量,正是为转型数字印刷工厂积极准备。总经理庞海玲认为,“未来的数字印刷市场,应该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产品开发和生产交由专门的生产中心负责,而门店应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终端客户的服务上,大家在整个业务产业链条上各司其职,相互协作,实现共赢。”此外,广森数码还计划于今年取消“以印量收费”的计价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将印品作为一个完整的产品设立收费标准,此举是希望通过数字印刷工厂的标准化生产,为合作企业提供效率高、品质优、价格实惠的产品。


无独有偶,广州印特丽图文快印有限公司也将自身定位为集数字印刷、印后加工于一体的,可服务快印门店的数字印刷生产中心,目前与其合作的快印企业已达60余家,服务区域延伸至佛山等广州周边地区。


具有强大印后加工能力的广州竞天图文快印有限公司,有着与广森数码、印特丽图文相似而又不同的商业构想。相对于自身引入大型数字印刷设备,其更倾向于与其他数字印刷企业、传统印刷企业合作,搭建印刷生产中心,通过业务的整合,提升印刷质量、缩短交付周期,以此支持与其合作的快印企业,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值得一提的是,竞天图文还通过为大型企业提供图文驻场服务,从而减少严峻的图文市场环境对企业运营造成的风险。


许多广州地区以图文快印店为主要形式的数字印刷企业对于“分工明确,抱团取暖”的模式,也表现出共识。比如有69快印总经理曾中辉表示,“未来门店就是集中化生产的接单窗口,生产中心可以通过门店来做营销。门店希望生产中心能更加专业,把设备运用到极致、把人力节省到极致,从而降低成本,提高质量;而门店只要把接单做好、把设计做好、满足客户需求就可以了。”


2016“科印杯”数字印刷作品大奖赛

作品征集截至:7月31日

作品还没准备好?

【点此登记】


▲长 按 识 别 二 维 码▲

科印传媒《数字印刷》官方微信

举报 | 1楼 回复